福州市人身損害賠償現狀分析

http://www.gu500.cn  2011-06-27 14:52:37  來源:福州社科網  

 

[提要]將人身損害賠償人為劃分“城鎮居民”和“農村居民”兩種標準,導致城鄉居民人身損害賠償存在巨大差距,出現“同命不同價”怪象,這在福州乃至全國都是人們熱議的一個重要問題。從法理的角度看,死亡賠償金區分城鄉賠償標準有一定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但也有許多不合法不合理的地方。
[關鍵詞]人身損害死亡賠償金城鎮居民農村居民
 
 
一、引出
  案例: 2006年10月4日,在福州一家建材廠上班的農民工鄒某乘坐福州一旅行社安排的客車回閩西老家探親,途中發生交通事故,造成鄒某第一腰椎爆裂性骨折。經福州司法鑒定部門鑒定,鄒某的傷殘等級為7級。鄒某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旅行社賠償誤工費、護理費、殘疾賠償金等共計75000元。旅行社提出,鄒某戶籍在農村,應當按照農村居民標準確定殘疾賠償金。福州市中級法院未采納旅行社的意見,指出鄒某雖然是農村居民,但其從閩西農村來到福州務工已3年,因此根據我國《民法通則》及相關司法解釋,判決鄒某按照城鎮居民標準獲得賠償金。①
  從該案中,我們可以明顯地看到在人身損害賠償案件中,“農村居民”和“城鎮居民”這兩個要素起著重要作用。原被告雙方對損害事實都沒有異議,爭議焦點主要就在被告應按城市居民標準還是農村居民標準賠償原告。一旦按農村居民標準賠償,則原告獲得的賠償金數將少于現實判決的數額。
  這種二元計算標準來源于我國現行法律規定。司法實踐中,由于戶籍上存在農村和城鎮的不同,根據不同的計算標準可能導致殘疾或死亡賠償金存在巨大差距,城鎮居民可獲得的賠償金遠遠高于農村居民,因此是否按城鎮居民標準賠償常成為人身損害案件爭議的焦點。本文將結合福州人身損害賠償現狀討論人身損害賠償案件中城鄉二元標準的相關問題。
二、福州市人身損害賠償現狀
(一)人身損害賠償實體制度
  1、賠償范圍
  根據《民法通則》《侵權責任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人身損害賠償解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等的相關規定,人身損害賠償范圍包括財產損失賠償和精神損害賠償。
  財產損失賠償范圍包括因就醫治療支出的各項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主要有醫療費、誤工費、護理費、交通費、住宿費、住院伙食補助費、必要的營養費。受害人因傷致殘的,還包括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費用以及因喪失勞動能力導致的收入損失,主要有殘疾賠償金、殘疾輔助器具費、被扶養人生活費,以及因康復護理、繼續治療實際發生的必要的康復費、護理費、后續治療費;受害人死亡的,還包括喪葬費、被扶養人生活費、死亡補償費以及受害人親屬辦理喪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費、住宿費和誤工損失等其他合理費用。
  2、賠償標準
 ?。?)賠償標準計算
  根據《人身損害賠償解釋》,司法實踐中計算人身損害賠償數額時區分農村居民和城鎮居民標準,存在城鄉差異,主要體現在殘疾賠償金、死亡賠償金和撫養費上,具體計算基數上有城鎮人均可支配收入與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性支出與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性支出的區別。
  例如死亡賠償金的計算。根據《人身損害賠償解釋》,福州市的死亡賠償金標準是按照上一年度福建省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標準,按二十年計算。六十周歲以上的,年齡每增加一歲減少一年;七十五周歲以上的,按五年計算。由下表可看出,農村、城鎮在人均收入上有著很大差距,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幾乎只有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三分之一。以城鎮、農村進行劃分,城鎮居民獲得的死亡賠償金可高達農村居民的死亡賠償金的3倍。
表1:福建省近五年城鎮、農村居民人均收入比較(單位:元)
項目
年份20052006200720082009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32113753155051796119577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44504835546761966680
 ?。?)賠償標準劃分
  司法實踐中,主要通過戶籍來判斷當事人是城鎮居民還是農村居民,但戶籍并不是唯一的判斷標準。在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一他字第25號復函中明確指出:“殘疾賠償金、死亡賠償金和被扶養人生活費的計算,應當根據案件的實際情況,結合受害人的住所地、經常居住地等因素,確定適用城鎮居民賠償標準或者農村居民賠償標準?!鼻笆霭咐歉V菔兴痉▽嵺`中貫徹這條規定的證明:在城鎮務工的農村居民遭受人身損害根據其實際情況按城市居民標準計算賠償金。在審判實踐中,以下幾種情形通常都可按城鎮居民標準計算相關賠償費用:①農村居民在城鎮務工、經商、經常居住地及主要收入來源地在城鎮的;②農村戶口的未成年人損害發生時在城鎮上學、生活的;③損害事故發生時受害人是農村居民,但在生效判決宣告以前因法定事由成為城鎮居民的。
(二)人身損害賠償程序
  人身傷害案件種類較多,不僅包括交通事故、醫療事故、工傷事故、安全事故、產品質量問題等造成的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還包括飼養動物對人身的傷害、人對人進行的傷害等案件??傮w來說,人身損害賠償案件可以通過協商、調解、訴訟(包括民事訴訟、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等程序解決。受害人及其近親屬是提起人身損害賠償案件的主體,但受害人死亡又沒有近親屬或繼承人的情況下,則需發揮檢察機關、民政局等相關機關、部門的作用,引入公益訴訟程序。
  例如2006年9月9日,在福州往閩侯甘蔗的路上一輛小貨車將一名無名流浪漢當場撞死。由于暫時找不到受害者親屬,面臨民事賠償無適格主體問題。閩侯縣人民檢察院民行科適時介入,根據國務院《城市生活無著落的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管理辦法》的規定,依法建議閩侯縣民政局以原告身份代死者親屬為無名受害者主張權利,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并及時協調閩侯縣法律援助中心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最終由福州閩侯縣法院調解結案,受害人獲得7.5萬元的賠償。②類似案件不僅在福州,在全國各地已有許多范例。
三、死亡賠償金區分城鄉賠償標準的法理分析
  分析福州市人身損害賠償現狀,可知人身損害賠償案件中存在的一個突出問題就是區分城鄉賠償標準造成城鄉賠償差距,從而導致“同命不同價”的怪象。這個問題在全國范圍內也普遍存在,產生許多爭議。從法理的角度看,死亡賠償金區分城鄉賠償賠償標準既有合法合理的一面,也有不合法不合理的一面。
 ?。ㄒ唬┧劳鲑r償金區分城鄉賠償標準的合法性和合理性分析
  關于死亡賠償金標準的規定主要是《人身損害賠償解釋》第二十九條:“死亡賠償金按照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標準,按二十年計算。但六十周歲以上的,年齡每增加一歲減少一年;七十五周歲以上的,按五年計算?!痹撘幎ò阉劳鲑r償金作為對可以預期的在受害人未來生存年限中的收入喪失的補償,所以,在死亡賠償金上采用了“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純收入”作為計算單位,并以戶籍進行區分。這項規定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合法性。
  1、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關于死亡賠償金的理解對應。不論是1995年起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還是2010新修改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都規定,造成死亡的,應當支付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總額為國家上年度職工年平均工資的二十倍??梢妵屹r償法將死亡賠償金界定為對受害人財產損失的賠償?!度松頁p害賠償解釋》對死亡賠償金的界定與此對應。
  2、使人身損害賠償具有可操作性?!度松頁p害賠償解釋》通過對人身損害賠償的責任類型化和賠償項目計算的標準化規定,明確死亡賠償金的計算標準,使得人身損害賠償的范圍和標準有了明確的法律依據,具有可操作性。應該說該解釋的實施是人身損害賠償理論和實務的重大進步,填補了長時間內人身損害賠償范圍和標準缺位的狀態。
  3、符合城鄉發展不平衡的國情?!度松頁p害賠償解釋》考慮到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不平衡,客觀上存在城鎮、農村發展不平衡,城鄉生活水平存在差別的狀態,區分城鎮、農村制定死亡賠償標準是與制定解釋時的社會現狀相適應的。
 ?。ǘ┧劳鲑r償金區分城鄉賠償標準的不合法性和不合理性分析
  1、違反《憲法》基本精神。
  我國《憲法》第三十三條中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薄稇椃ā愤€規定:“一切法律、行政法規和地方性法規都不得同憲法相抵觸?!?/FONT>
  而在《人身損害賠償解釋》的實施過程中,根據第二十九條規定農村人死亡的民事賠償金遠遠低于城里人,出現了許多“城里人比農村人命金貴、同命不同價”的怪象,在客觀上造成了人與人的不平等,這與憲法的人人平等的基本原則是相背離的。雖然自2010年7月1日起施行的《侵權責任法》第十七條規定:“因同一侵權行為造成多人死亡的,可以以相同數額來確定死亡賠償金”。該條款被認為彰顯了對生命的同等尊重,為今后城鄉賠償“同命同價”的裁判提供了法律依據。然而第十七條只是為在同一侵權行為造成多人死亡的情況下統一死亡賠償金標準提供一個可行性依據,且不是強制性規定,也并不適用于全部侵權案件,未能完全實現“同命同價”。
  2、現行死亡賠償金的標的顯狹隘。
  一個人的死亡對于其親屬的影響不僅僅是預期財產的損失,還有心理上因親人離去而產生巨大傷痛。人的生命是無價的,但為了給予死者親屬撫慰和補償,必然要確定一個普遍性標準以便實踐中操作。也正因為此,制定死亡賠償金的標準時應該考慮的是對死者親屬精神和利益的雙重救濟,而不僅僅以預期財產損失來衡量。
  3、以城鎮、農村劃分死亡賠償金標準過于簡單化。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我國社會形態與以前大不相同,農村居民大量涌入城市參與城市建設與發展;農村地區發展了大量的鄉鎮企業,安排了大量農民的就業;還有城中村改造過程中,大量農民轉化為城鎮居民等等。隨著我國城市化進程的加快,戶籍制度改革的推進,城鄉區別雖然仍然存在,但這種差別也是在逐漸的縮小。在這樣的社會現狀下,簡單地以城鎮居民和農村居民區分顯然是不符合我國國情的。有些農村居民收入并不低于當地城鎮居民的平均標準,甚至可能比城鎮居民要富有得多。即便同樣是農村居民或者同樣是城鎮居民,收入也有高有低。因此,仍然實行簡單劃分的城鄉有別的死亡賠償標準顯然是不公平的。
  4、對農村居民明顯有失公平。
  雖然,從普遍性上說城鄉居民的生活水平的確存在一定差距,但是生命卻一樣是無價的。如果法律僅僅看到了城鄉之間的差距,而忽視了人的生命的平等性,這種簡單化區分的背后造成了對農民的歧視,也將影響社會上部分人對農民的看法,不利于農村居民人身權利的保護,對農村居民來說是有失公平的。
  四、結束語
  基于區分城鄉標準、同命不同價規定存在許多不合法、不合理的地方,近幾年,有許多人在呼吁改變這種規定,實現“同命同價”,立法和實踐上都做了很多努力,福建省也不例外。立法上,新制定或修改的一些法律法規體現統一死亡賠償金標準的內容。例如自2008年12月1日起施行的《福建省安全生產條例》第二十六條明確規定生產安全事故造成生產經營單位的從業人員死亡的,不論死亡者為城鎮居民或農民,死亡者的直系親屬獲得的“死亡賠償金數額為本省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十二倍”。司法實踐中,已有不少根據《侵權責任法》第十七條審理的案例。例如福建省法院首例根據《侵權責任法》第17條規定審理的同命同價案即2010年7月14日廈門兩女童溺水案、晉江法院首例判決“同命同價”案等。這些案例也將對福州市關于人身損害賠償案件的司法實踐產生重要影響。
  當然,追求“同命同價”并非追求賠償數額上的完全一致。一旦實現賠償數額的完全一致,而不考慮個體之間的差異性,將可能產生更多不公平、不合理的地方。追求“同命同價”的實質和核心只是要求在考慮死亡賠償標準時摒棄城鄉二元的落后思維,讓所有公民都能夠平等地站在法律面前,可以適當考慮地域收入等客觀因素,但反對用戶籍來確定賠多賠少,從而真正達到實質的公平與正義。
 
參考文獻:
①《福州判例:農民工人身損害,按城鎮標準賠》,http://news xinhuanet com/mrdx/2007-05/06/content_6062815 htm
② 《福州流浪漢被撞死 民政局做原告獲賠7 5萬》,http://www china com cn/news/txt/2007-02/01/content_7744439 htm

 

 

作者簡介:丁瓊(1982~),女,福州市社會科學院研究實習員。郵編:350004
視頻專題更多>
  • 保密公益宣傳片《守》

社科成果更多>
  • 閩臺創業投資的發展與平臺的構建
  • 宋代閩學家養生概況及其意義
  • 福建茶食文化創意研究
  • 福建自貿區的現狀及對策研究
  • 船政文化研究若干問題考略
社科評獎更多>
  • 福州市第十一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評審結果公示
  • 市第十一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申報通知
  • 市第十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評審結果公示
  • 福州市第十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申報工作公告
  • 福州市第十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申報通知
精品人体无码一区二区三区_好硬好湿好爽再深一点动态图视频_免费无遮挡无码永久视频_人人妻人人澡人人爽